迦勒底记事(3)

齐格飞没有见到御主,取而代之,他见到了御主的左右手——英灵艾米亚。

艾米亚是个现代人。这名弓兵自称出生于距2016年“极近的年代”。

“我是无铭的英灵,位格也并非顶尖。只是来得比较早,熟悉现代环境又懂得魔术,姑且在各方面都算能帮上忙。”

齐格飞看着艾米亚熟练地把塞满的饭盒盖上,一个一个叠成一叠塞进手提袋里,随后看了一眼壁挂显示屏角落的电子计时。

“魔术师虽然在很多地方异于常人,不过但就生活状态来说,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

饿了得吃饭,困了得睡觉,成功了会高兴,失败了会消沉。就人类这一存在的本质来说,各个时代人类的欲望和行为方式并没有太大不同。英灵艾米亚如此说道。

 “黑长直美跑到特异点打了半宿素材,今天又起大早出去继续打,扛着奇美拉回来的时候困得眼睛都睁不开,库丘林们也嚷嚷着要睡回笼觉,我打算现在叫他们起来吃东西。”

“为什么一定要在晚上出击?”

“御主说她白天要上班。”

“上班?外面的世界……不是毁灭了吗?”

“谁知道呢,”艾米亚闭上一只眼睛,嘲讽地微微翘起嘴角,“或许她的办公室和罗曼医生电脑上至今都在更新的偶像网站后台一样,都是固有结界吧。”

黑衣弓兵手脚麻利地把一个装满饭盒的塑料袋交给齐格飞。

“今天跟御主出去的剑士房间离你很近,能麻烦齐格飞顺路把饭带过去吗?”

“没问题是没问题,可是……御主……让我们自己做饭吗?”齐格飞不知所措地看着手里的塑料袋,他感到手心微微渗出了汗水。在生前,他基本不能称之为家庭劳动者。成为英灵之后,每次召唤他的御主也并没有派他做过什么杂活。在齐格飞看来,从前的御主对待他的态度才是正确的主从关系,齐格飞是战斗用的剑,而剑可没法做锅铲的活。

“你不用担心,这是我主动申请的。”艾米亚用锐利的灰色眼睛瞟了齐格飞一眼,似乎看透了他的想法,“烹饪是我的兴趣,倒是没什么麻烦的。”

迦勒底的厨房由厨艺不错的诸英灵和人类轮流掌勺,弓兵接着介绍道,偶尔御主黑长直美也会兴致勃勃地跑去想掺一脚,但不知怎么总会演变成她给从者打下手的情况。

 “毕竟是作战伙食,如果上菜太慢,就算从者也是会哗变的。”

 

齐格飞和艾米亚拎着饭盒出了食堂,走廊里来来往往,到处都是穿着统一LOGO文化衫的英灵。

这幅不可思议的情景令新人剑士不禁微微睁大了眼睛。

“迦勒底真热闹啊。我本来让十四个英灵一起现世已经够多了。”齐格飞慨叹着。

“现在这里大概有二十几个英灵吧,以后肯定还会增加的。”艾米亚答道,说罢朝一名路过的健硕男子挥了挥手。

“阿拉什,”他问,“就你一个?罗宾呢?”

“罗宾嘛,自从昨天被御主强行摘了兜帽套上文化衫,就一直别扭到现在。”

他说除非御主给他一件卫衣,否则坚决不肯出门露脸。结实的黑发英灵耸耸肩膀,冲艾米亚露出一排整齐闪亮的白牙笑起来,然而那双柔和中带着犀利的黑色眼睛却转到了齐格飞的方向。

“你就是新来的Saber齐格飞对吧。我是Archer,阿拉什。”

笑容满面的阿拉什向齐格飞伸出右手,齐格飞赶忙把右手拎着的袋子交到左手里,腾出空手与阿拉什相握。

“以后就请多关照啦,Saber二号。”

“二号?”

“啊,在你之前,我们只有一个Saber。”

齐格飞瞠目结舌,他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职介偏差大的难以想象对吧。”

所以你能够理解,那天召唤出你的时候,御主为什么会像只兔子似的连蹦带跳了吧。艾米亚口吻微妙地接过话头,“我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御主和‘王权’的相性非常之差,然而Saber职阶差不多全是位高权重的王,光是能把你召唤出来,大概就耗光御主一年份以上的幸运了。”

“抱歉……”

你为啥要道歉啊,御主是幸运E跟你又没关系。阿拉什笑着补充道,其他职阶就好多了,特殊职阶暂且不提,不过我们这边所有的通常职介都至少有两名堪当主力的成员,唯有Saber,根本没法看。

齐格飞低下头看看手里的塑料袋。

“这个,是要送给Saber……一号的吧?”

“送饭吗,那你快去吧,”阿拉什赶忙说,“同为剑士,你们应该有很多可谈的东西吧。而且莉莉是个相当好的孩子,让她饿着我们可不忍心。”

“女性的……剑士吗?”

“哎?”这回轮到阿拉什吃惊了,“没人跟你说过吗?”

“Saber一号,是个小姑娘。”


评论(5)
热度(11)
©暴走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