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有点忍无可忍了,作为一个强迫症master从c狗脱了上衣打赤膊起就始终盯着他腰以下腿以上。狗哥你要是在我迦勒底这么搞我真对你动手啊!袍子怎么挂屁股上的到底要不要掉下去啊!好想给他提提或者干脆整个拽掉,不上不下看着太难受了,总觉得下一秒他就会踩袍子脚上摔个狗趴。

评论
热度(8)
©暴走水母 | Powered by LOFTER